兩岸簽訂CEPA須有前題

趙文衡

台灣日報,200419

自今年11日起,中國與香港簽訂的CEPA正式實施,香港273項貨品在進入中國時將享有零關稅待遇,其他香港貨品則最遲至2006年給予零關稅優惠;而在服務業上,自今年元旦起中國亦將放寬香港金融保險等18種服務業進入中國市場。

香港製造業占經濟的比重不大,因此CEPA的貨品零關稅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影響有限,比較受人矚目的是在放寬服務業進入中國的部分。以金融業來說,中國要到2007年才全面開放外銀承做外幣及人民幣業務與分行設置,但在CEPA下,香港銀行可提早進入中國市場,且港銀至中國申設分行僅需達到總資產60億美元的標準即可,其他外銀則需200億美元。

中國與香港訂立CEPA的目的之一是欲藉此提振香港的經濟發展。短期內,CEPA的確可以達到此一效果,但中長期而言,CEPA非但會加速香港競爭力的流失,並且也會使香港金融服務中心的地位不保。事實上,在中國經濟崛起後,香港金融服務中心地位之存在與否繫於中國自由化的時程。也就是說,香港現在仍然繁榮,是因為中國服務業尚未完全自由化所致。一旦自由化後,上海將取代香港成為區域金融服務中心,這是無可避免的趨勢。CEPA短期雖然吸引大批外資進駐香港,但中長期將使香港服務業提早出走中國。

香港與中國政治上已經結合,經濟上的結合也是理所當然。然而因為香港在某種程度上仍為獨立的經濟體,在許多方面都比中國開放,這樣的地位讓中國香港CEPA引起相當大的重視。在CEPA中,中國開放香港的服務業進入,這為其他苦無機會進入中國服務業市場的國家打開了一扇方便之門。一些已經在香港設立公司的外商,在一定的條件下得以進入中國市場,或者透過購買香港機構的方式取得中國市場的商機。

在此情形下,CEPA的確也為服務業台商提供一個借道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。與製造業不同,台灣的服務業競爭力不強,在國際上亦僅在華人市場才能有所發揮,如今中國與香港CEPA提供台灣服務業進入一個廣大華人市場的機會,對台灣服務業的國際化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值得嘗試的事。

然而,需要注意的是,國內許多人士看見中國香港CEPA的簽訂,立刻聯想到是否台灣與中國間也需訂立類似的協定。撇開政治因素不談,單就經濟角度來看,與中國簽訂CEPA也是一個相當複雜的議題,需要十分謹慎的評估。筆者認為與中國簽訂CEPA雖有種種利益,但可能對台灣相當不利的是,與中國簽訂CEPA將使台灣只能成為中國這個輪軸(hub)的一個輪柄(spoke),如此將損及台灣的投資貿易發展。

何謂輪軸與輪柄?如果美國分別與墨西哥及加拿大訂立FTA,而加拿大與墨西哥間並無協定,則美國為輪軸而加拿大與墨西哥分別為輪柄。此一輪軸與輪柄體系對於輪柄相當不利。因為佔據有利位置,多數的投資將投入輪軸。同時此一體系也不利於輪柄之間的貿易,輪柄所承受的不只是單純貿易移轉之失而需承受雙重移轉效果。

現在國際間簽訂FTA的新趨勢是,各國的目標已經不止在尋求FTA伙伴,尚且在競爭輪軸的位置。中國成為一個輪軸似乎已不可避免,台灣若與之簽訂CEPA,最多只能成為中國的一個輪柄,對台灣投資貿易發展未必有利。台灣欲排除此一不利益,需要與其他國家簽訂FTA或包含在一個更大的FTA內,否則將會封閉在中國貿易區的深淵中而不可自拔。然而,不幸的是,可以預期的,中國將會阻饒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訂FTA,這個夢魘很可能成真。

所以,台灣與中國要簽訂CEPA需有前題。這個前題是,中國需不能阻撓台灣與其他國家簽訂FTA否則台灣將喪失與中國簽訂CEPA的經濟利益,如此兩岸CEPA對台灣而言也就沒有意義。當然,對台灣最好的選項是,台灣先與其他各國簽訂FTA後,再與中國簽訂CEPA。不論如何,筆者希望各界在討論兩岸CEPA都能謹慎的將筆者所提的因素考慮進去,並做深入的研究。